魅族:让年轻人玩出“无用之用”
2019-10-16 19:41:32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
文|吴俊宇

爱因斯坦讲物理引力波之类的“天书”,周有光讲国际经济形势之类的“地书”,他们只有一句话是共同的——“人生的伟大在业余”。

这个观点庄子在2000多年前也有过阐述:无用之用方为大用。

在这个996的时代,人们总是非常功利化地思考自己的工作生活,试图以一条简洁而有秩序的直线抵达所谓的“成就”。

这种直线思维缺乏想象力,甚至造成了生活的匮乏。

打开思路会发现,还有另一种生活方式——电竞游戏、组建乐队、写网文……一些年轻人总喜爱在潮流的刀尖舞蹈;当热爱遇到现实,他们却总被争议包围:被误解、被质疑, 被贴上“玩物丧志”的标签。

真正庖丁解牛会发现,那些看似“无用”之物玩到极致也是“有用”。在质疑和误读之中追求热爱坚守初心,总能终走出一条有自我、有灵魂的道路。

让无用之用变为大用的方式,除了热爱,只有热爱。

社畜的封闭

我在《全世界白领社畜,摸鱼起来》一文中曾探讨过当代年轻人的生存困境。

越来越繁重的工作,996式的高压,年轻人越来越缺乏释放的出口,只能靠在工位上“摸鱼”来寻找一天中的高光时刻。

我不是说“摸鱼”这种行为不对,“摸鱼”其实是在工作压力之余获得片刻的喘息机会。和摸鱼起到同样作用的还有:发动态、删动态、换头像、换背景、沉默、听歌。

90后社畜“做自己”实在太难。

理想与现实的矛盾,自我和社会的关系,如何让内心实现真正自洽,种种问题交汇。

70后80后占据了社会重要岗位,00后10后在父母的庇护下享受着代际红利。一代曾经被视为最富有希望、最具叛逆精神的年轻人,在社会压力下显得渐趋忧伤。

枯燥的工作、复杂的感情。这些忧伤来源于对当下的不满,对未来的迷茫。成人社会充满了油腻陷阱。权力游戏、利益纠葛交缠在一起,年轻一代在这些障目之叶面前如于连一般陷入两难抉择——“红”与“黑”的天人交战,住在思想与行动之中。

理想国甚至为此再版了许知远那本《那些忧伤的年轻人》。在这本书的再版序言中,许知远感慨:

比我更年轻的一代,就处于这样一个时代。他们生活在一个物质与信息丰沛、思想却匮乏的时代,个人声音轻易淹没在喧哗的众声中。人们相信体制、资本、统计数字,却不相信个人意志。大部分人要么放弃自己对个人独特性的坚持,要么躲入一个封闭、自溺的小世界。

个人独特性在夹板般的社会结构中显得渐趋渺小,自闭、自溺当然不能解决问题。电影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中哪吒在陈塘关即将被敖丙施法压垮时怒吼道:

人是否能够改变命运,我不晓得。我只晓得,不认命是哪吒的命。

90后社畜再难,总归还是要有出路。

让自我觉醒

“做自己”可能就是一条出路。

坚持自己所热爱的东西,在他人质疑自我时,保持对个人独特性的坚持。

热爱,往往值得自己去坚持——他不仅仅代表了自我觉醒,还意味着对现实压力、群体盲从、虚假诱惑的抵制。

你真正去观察今天真正没有沉溺在成人游戏陷阱中的那些人。会发现,他们往往在坚持自己所热爱的,那些大众都愿意选择的诱惑固然美好,但热爱原本诱惑更重要。

刘慈欣曾经“上班摸鱼写作”的单位是山西娘子关火力发电厂。《明朝那些事儿》的作者当年明月曾经是广东顺德海关公务员。马云曾经摸鱼创业办英语翻译社的地方是杭州师范大学——写科幻、写历史、搞翻译这些事情都源于热爱。

这也是为什么这次魅族 16T 发布会邀请函再次以“热爱”对话用户,Slogan是“玩出我的热爱”——而在2018 年,魅族就曾提出品牌 Slogan“追求源于热爱”

邀请函本体则是一个特殊的设计:奖杯。奖杯上的文案“整天就知道玩游戏,打电竞是正经工作么”、“玩什么乐队,还真以为你能靠这个吃饭啊”等直戳人心。

魅族似乎在用这样一种新形式,为追梦的年轻群体颁奖,为他们发声,也让人们重新审视“热爱”与“玩乐”之间的联系。

玩电竞、玩乐队、玩动漫等,皆是因为心中热爱。但在传统文化观念中,它们似乎都被印上“玩乐”与“不务正业”的标签,不被理解,不受认可……

然而,这些不被理解的“热爱”,不被尊重的梦想,却在这浮躁社会中,更显难能可贵。“玩”也可以实现自己的理想,只要心中热爱,追梦有何不可?

如果从实用或功利意义来说,玩电竞、玩乐队、玩动漫等“无用之举”可能没办法短期直接物质利益。法律、金融、会计这些工作或许更为光鲜亮丽,但玩电竞也能完成iG,搞乐队可能也会搞成彭磊,玩动漫或许也会成为下一个饺子导演。

英雄联盟职业战队iG在去年全球总决赛夺冠之前,曾经是一个着名的“莽夫”战队,BP毫无规则,打架从不运营,就不按套路出牌,和RNG、EDG等老牌强队相比,显得格格不入;

彭磊登上《乐队的夏天》成名之前,几乎就是个蔫蔫丧丧的失败中年。《北海怪兽》里记录,新裤子乐队早年奔赴外地登台演唱,3元一张的门票去掉场租费和层层盘剥,每个人最后只拿到60多块钱,为养活自己乐队成员只能去广告公司打工。

饺子导演在电影《哪吒》成名之前,一度几乎三年没有出门,每天只能靠着母亲一千元的退休金生活。

所幸,这些看似“玩乐”之举,因为热爱,一切都坚持了下来。“玩乐”和“热爱”原本无罪。做自己、玩出热爱,往往可能也会有自己的精彩生活。

长周期视角

不管是人还是企业,其实都需要用长周期去审视。

年轻人坚持自己所热爱的,不用短期功利主义的视角去评价得失,往往会在长周期内取得可观的成绩。

今天的手机行业也在经历一场变革。关于技术和产品的军备竞赛愈加激烈。我们在行业内常常可以看到这样的状况:

对企业进行匪夷所思的品牌调整、攻关技术面子工程拿出无法量产的短期产品,透支设计储备和技术储备拿未来的甜点冲击今天的销量。

这都是应对当下市场效果的短期骚操作。

然而,我一直坚持一个观点:企业和人一样,要坚持做自己,坚持长周期。

这是魅族走过的路,也是魅族对年轻人的寄语。

品牌除了发展创新技术,更应不忘初心。自2003年黄章创立魅族开始,在过去十多年里,当面对种种质疑时,一直在拿产品说话,坚守“热爱”。

无论是mEngine震动引擎、等边对称的极边全面屏、匠心独具的 Flyme 系统等,因为热爱,魅族不妥协不将就,更不断精进与完善。这就是MEIZU DESIGN——这也是魅族自己。

不断在发布会上推出定制耳机、高端雨伞等周边产品,扩展生活周边产品,推出精品化产品,稳固中高端市场。魅族所做的事情都是正确的事情。

手机企业会有高峰期和低峰期,如果以3-5年的长周期去看问题,评估企业均值,其实完全无需焦虑——企业只需要保证当下做自己就好。

过往2-3年,媒体往往在唱衰苹果。然而iPhone 11定价策略和iPhone SE2再次曝光和2015年-2016年iPhone6s和iPhone SE其实如影随形。

如果用3-4年的长周期去审视这家企业会意识到过去几年苹果其实丝毫不傻,完全是在控制自己的市场出货节奏。

苹果这种公司真正聪明之处在于,大中小年周期拿捏的相当好,不会因为销量下滑做短期骚操作——这是中国企业常常犯的错误。其实苹果所有技术和产品发布节奏,都长期规划好了。

9月腾讯科技采访库克,库克的大意就是,很多技术三四年前就在储备,你以为我是今年放出来的,其实全在计划之中。

我们看待其他中国手机企业,其实也需要用这种“长周期”的视角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作者 | 吴俊宇 公众号 | 深几度

作者系独立撰稿人,微信号852405518

关注科技公司、互联网现象的解读

曾获钛媒体2015、2016、2018年度作者

新浪创事记2018年度十大作者

品途网2016年度十大作者

腾讯科技2015年度最具影响力自媒体
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